金石堂網路書店 文學推薦 水資源戰爭:揭露跨國企業壟斷世界水資源的真實內幕



金石堂網路書店 文學推薦

水資源戰爭:揭露跨國企業壟斷世界水資源的真實內幕





水資源戰爭:揭露跨國企業壟斷世界水資源的真實內幕 評價



網友滿意度:



小時候我真得很討厭數學,

可是長大後真得離不開!

生活中很重要的事情

都跟數學和加加減減有關

不論是保險投資理財.....

如果在做決定前沒有先準備功課...

就會變成拿錢繳學費了(慘痛經驗)

痛了幾次後,不知不覺就會開始關注

一些財經相關的文章和知識了

畢竟總不能一直被人唬得一愣一愣

的啊!!

這次的進修書籍是這本!

水資源戰爭:揭露跨國企業壟斷世界水資源的真實內幕

相較一些專業知識及術語叫多的書來說

比較不會讓人無力

好讀而且有收穫是我對這本書的短評!

給有需要的朋友們參考囉! ;)

另望附上書本資訊跟折價券

供大家自由利用唷!



小鴨 金石堂購物折價券傳送門

水資源戰爭:揭露跨國企業壟斷世界水資源的真實內幕



本週熱銷商品:





確保新產品開發成功(增訂四版)







初級統計學:解開生活中的數字密碼







商品訊息功能:

商品訊息描述:
















  • 相關影片























    《水資源戰爭:揭露跨國企業壟斷世界水資源的真實內幕》Blue Gold: The Fight to Stop the Corporate Theft of the World*s Water

    2008 石油危機 >> 2009 全球暖化 >> 2010 糧食戰爭 >> 2011 爭奪水資源
    經濟部預警:10年後台灣水資源不夠用!


    沒有石油人還可活,沒有水,只有滅絕。
    任何為私利竊取水資源的,都是人類的公敵,應該群起而攻之。
    ──中國廣播公司董事長 趙少康

    水是需求?還是權力?
    水原本是上天給予人類最基本的禮物,卻成為有心人士牟利的工具,
    「藍金」將取代石油、黃金,成為下一波引爆世界衝突的導火線?!

    美國《商業周刊》、《出版人周刊》、《圖書館雜誌》推薦,已翻譯27種語言,並改拍成紀錄片,榮獲溫哥華國際影展觀眾票選大獎、加州新港灘電影節最佳紀錄片……等多項大獎,是影響世界眾多公民正視水資源問題的經典著作


    水原本是人類最基本的需求,
    現在卻演變成財團牟利的工具,
    你可知道?我們喝的每一瓶礦泉水,
    其實都是對水資源的一種破壞。

    如今,國際開始興起一股水資源公有化的勢力,
    由歐美跨國水資源企業領軍,
    企圖透過合法的國際機構收購世界各地的水資源,
    再包裝後高價賣給消費者與缺水國家,
    一切看似公平正義的行為,
    背後卻包藏不正當的利益關係。

    這是一場交雜水資源、水環境、水生態、
    水災害、水資源管理的危機,
    你我都是這場戰爭的參戰者,
    唯有一起站出來捍衛水權,
    才能讓人類得以繼續生存。

    本書特色
    ◎部份政府與跨國公司將水資源私有化和商品化,不但破壞生態系統,還讓更多人無水可用。

    ◎全球人口正在爭奪僅僅20%的可用水源,水資源短缺即將成為21世紀最嚴重的生態、經濟與政治危機,你我都是無法置身事外。

    ◎翻譯成27種語言,並拍成紀錄片,影響世界眾多公民正視水資源的問題的經典著作。

    ◎李鴻源、汪中和、南方朔、徐文彥、陳建志、葉欣誠、楊冠政、楊照、楊樺、趙少康鄭重推薦













      【國內推薦人】(按姓名筆劃順序排列)
      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系教授 李鴻源
      中研院地球科學研究所研究員 汪中和
      知名評論家 南方朔
      生態綠咖啡負責人 徐文彥
      台灣師範大學環境教育研究所所長 葉欣誠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理事長 陳建志
      台灣師範大學環境教育研究所教授 楊冠政
      《新新聞周刊》副社長兼總主筆 楊照
      TVBS國際新聞中心主任 楊樺
      中國廣播公司董事長 趙少康

      台灣水環境總體惡化的發展態勢令人憂慮,目前最嚴重的問題是水汙染......。未來應整體擘劃,從國土建設、產業政策等多面向總合檢討來解決水環境問題,以提升國民的居住環境品質以及城市競爭力。
      ──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系教授 李鴻源

      如同聯合國所說,這是個全球性的「水炸彈」危機,會影響世界的穩定,以及國家的發展。
      ──中央研究院 地球科學研究所 汪中和

      《水資源戰爭》這部著作,可以說即是一部「公民環境運動」的里程碑著作。
      ──文化評論家 南方朔

      「水資源大作戰」(Blue Gold)這部好看的紀錄片改編自全球暢銷書《水資源戰爭》,如今終於有出版社將原著引進華文市場,讓台灣的讀者有機會深刻了解「水」,這關乎人類與所有物種的生存危機。
      ──公平貿易倡議者、生態綠創辦人 徐文彥

      這本書相當適合作為我國推動永續發展教育的高階教材,在我國環境教育法初公布實施之時,更具有不同凡響的意義!
      ──台灣師範大學環境教育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葉欣誠

      我們贊同本書關於分享和保護全球共同水資源的「條約草案」,該草案稱:地球水資源的內含價值高於其應用價值和商業價值,所以它必須受到所有政治、商業和社團的尊重和保護。
      ──台灣環境教育之父暨台灣師範大學環境教育研究所創辦人 楊冠政

      任何為私利竊取水資源的,都是人類的公敵,應該群起而攻之。
      我們必須要向印地安人一樣,把水源地視為聖地。
      ──中國廣播公司董事長 趙少康

      【國外推薦】
      一個憤怒、有說服力的論述。
      ──美國《商業周刊》

      作者在本書中宣稱,全世界的水資源正迅速淪為公司貪欲的犧牲品。對於關心環境問題與經濟全球化代價問題的讀者來說,書中列舉的大量事實肯定會使他們非常憤怒。
      ──《出版人周刊》

      本書以大量的事實為根據,以冷靜的筆調深入地分析了淡水危機的成因,及對有限水資源的私有化和公司控制。書中對立法、遊說與公民環境運動的建議很有價值,隆重地向各公共圖書館和學術圖書館推薦本書。
      ──《圖書館雜誌》













    台灣缺水高居全球第18名;國光石化每天調撥三萬噸農業用水。


    你知道嗎?全球有80%的河川因為汙染、過度取水以及築壩而嚴重受創;全球有50億人受到水源安全威脅;在第三世界,每年有2,500萬人因為水媒病而死亡。所以,全球人口正在爭奪僅僅20%的可用水源,水資源短缺即將成為21世紀最嚴重的生態、經濟與政治危機,每一個人都是無法置身事外。在本書中,作者默德.巴洛將水資源的問題做了全景式的觀照,明確指出水資源在資本邏輯的籠罩下,早已受到嚴重的剝削及破壞。透過本書,讀者將正視水資源的問題,從中知道原來水資源的問題不是只有節約用水、少喝瓶裝水,而是關乎人權、貧窮、國家安全、不公平貿易、國營企業民營化等重要議題,部份政府與跨國公司將水資源私有化和商品化,不但破壞生態系統,還讓更多人無水可用,值得全球人類共同關切。

























    • 作者介紹





      莫德?巴洛(Maude Barlow)

      暢銷書作家,現任加拿大最大的公益組織--加拿大人委員會主席,也是國際全球化論壇水資源委員會主席和藍色星球計畫(Blue Planet Project)的創始人。藍色星球計畫是一個制止對水的商品化為宗旨的國際性民間社團運動。2005年獲頒有「另類諾貝爾獎」之稱的Right Livelihood Award, 2005年與2006年並獲得Cultural Freedom Awards and Fellowships的殊榮。先後出版16本暢銷書。本書已翻譯成27種語言,在英、法、德等多個國家出版發行。

      東尼?克拉克(Tony Clarke)

      加拿大北極星研究所主任、加拿大人委員副主席、國際全球化論壇公司委員會主席、加拿大選擇性政策中心理事會理事。他與莫德?巴洛合作的多部著作在全球都十分暢銷。







    • 譯者介紹



      張岳

      任職於美國德州衛生部環境科學實驗室,1982年畢業於中國蘭州大學化學系,1984年獲中國中科院環境化學研究所碩士學位,1993獲美國德州州立大學奧斯汀分校博士。

      盧瑩

      任職於美國德州州立大學奧斯汀分校神經生物學實驗室,1997年畢業於中國南京林產工業學院,1981年獲東北林學院碩士學位。

      謝伯讓

      台灣大學生命科學系(前植物系)學士,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研究所碩士,美國達特茅斯學院認知神經科學博士,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博士後研究員。



















    水資源戰爭:揭露跨國企業壟斷世界水資源的真實內幕-目錄導覽說明



    • 【推薦序】全球公民環境運動的一部範本 南方朔
      【推薦序】重新認識人跟水的關係 徐文彥
      【推薦序】人民有權監督管理水資源問題 楊冠政

      【導讀】 從水資源戰爭看台灣水資源危機 李鴻源
      【導讀】 氣候暖化與台灣水資源挑戰 汪中和
      【導讀】 水資源戰爭早已開始 葉欣誠

      【前言】
      【新版前言】

      【條約草案】分享和保護全球公同水資源的條約草案

      【致謝】

      第一部 危機
      第一章 紅色警報
      第二章 瀕臨滅絕的地球
      第三章 乾渴致死

      第二部 政治抗爭
      第四章 任何東西都可以作為商品出售
      第五章 跨國水公司
      第六章 水利產業卡特爾聯盟
      第七章 全球網路

      第三部 放眼未來
      第八章 反擊
      第九章 立場
      第十章 放眼未來

      【後記】


















    【致台灣讀者】
    莫德?巴洛(Maude Barlow)


    自從《水資源戰爭》在十年前出版之後,世界水資源危機便日益嚴重。很明顯的,世界上許多地方都出現缺水的現象。二○一○年九月,荷蘭烏特勒支(Utrecht University)大學的畢爾肯斯教授(Marc Bierkens)在一項跨國的全球地下水抽取報告中指出,人類抽取地下水的速度正在急速成長,而這將對世界上一些主要的農業中心造成嚴重的影響,受害地區包括印度西北部、中國東北地區、巴基斯坦東北部、澳洲、以及美國西南部。畢爾肯斯表示,人類抽取地下水的量已經多到可以讓海平面上升,事實上,每年海平面上升的二十五%正是人類抽取並使用地下水後流入海中所致。

    根據美國智庫太平洋研究機構的報告,全球每天製造出的家庭、工業、與農業廢水高達兩百萬噸,相當於全世界六十八億人口的體重總和。全球每年排放的廢水總量,大約是全世界河流水量的六倍。二○一○年十月,麥迪遜大學的麥尹泰爾(Peter McIntyre)和紐約城市大學的伏羅斯馬地(Charles Vorosmarty)發表一項關於世界河流的研究報告,他們指出,全世界有將近八○%的河川因為汙染、過度取水以及築壩而嚴重受創,更有五十億人口的水源安全因此受到威脅。二○○九年,世界銀行成員之一的國際融資公司(它的主要經濟支柱來自幾家大型自來水公司),提出報告並做出以下的預測:二○三○年的全球水需求總量將會比總供給量還要高出四○%。這項研究特別點出中國與印度,認為這兩個地區的水需求量將會嚴重超過供給量。

    這一切都在預料之中,過去十年裡,稀有的世界水資源供給逐漸萎縮,而與水資源有關的衝突事件也日益頻繁。衝突的模式有好幾種。其中一類衝突是由於缺水的大型城市與其周遭鄉鎮和原住民社區相互競爭用水;因為巨型城市急需開發新的水源,強行霸占鄰近郊區農民和部落的水源情況便時有所聞。另一類衝突存在於河川上游與下游使用者之間,或者來自於某些國家以其較優越的武力和科技強行抽取原本應該是多個國家共享的地下水資源或冰川融水源。第三類衝突則是起因於某些國家為了因應未來可能出現的乾旱,便透過避險基金來購買其他國家的土地或水資源使用權。光是在非洲,就有超過英國兩倍大的土地已經被外國和私人買家買走。

    在過去十年中,關於水資源到底是私有財、公共信託,或甚至是基本人權的爭論才正開始白熱化。在北半球,一直有一股相當一致的聲浪在反對瓶裝水的商業銷售行為,社運人士和公共自來水系統的捍衛者都認為,自來水其實才是比較安全且受到較多控制的水源;相較之下,每年製造出的數十億瓶裝水垃圾則留下了不堪入目的水足跡與能源足跡,更別說瓶裝水的銷售將會導致水資源的商業化和民營化。至於南半球,我們必須承認有許多國家仍然無法提供潔淨的自來水,而瓶裝水也只有少數的富人才負擔得起。根據二○一○年的一項聯合國調查,南半球每三點五秒就有一名孩童死於腹瀉,而且情況並沒有出現任何改善。

    此外,關於商業化自來水系統以及商業化廢水處理系統的爭論在許多地區也日趨激烈。雖然世界銀行一直主張要以民營自來水公司來取代對貧窮國家自來水系統的經費補助,但有許多地區和國家都認為這並不是對他們最有幫助的做法,並且已經將自來水系統重新收歸國有。世界各地的許多城市都要求蘇伊士集團和斐凡迪公司必須在合約結束後(有些甚至提前解約)離開他們的土地,包括美國喬治亞州的亞特蘭大、玻利維亞的拉巴斯、法國巴黎等城市都決定將自來水系統重新收回並改為國家管理。

    在《水資源戰爭》出版後,世界出現一些不同的變化,其中較新的一項就是愈來愈蓬勃的水資源交易,也就是國家或州政府透過發行水證照來鼓勵水資源在市場上的交易。現在有愈來愈多國家都開始採行這項措施,例如德州的億萬富翁皮肯斯(T. Boone Pickens)就購買非常大量的奧加拉拉含水層;智利政府則舉行公開招標,讓國外的採礦業買下地方團體與農民在當地的使用水權利;另外,澳洲自一九九四起便開始透過水證照的制度推行水利事業民營化,在接下來的十年中,水價上漲將近一千倍。

    另一方面,全球性的水資源正義風潮也在過去十年中不斷地成長擴散,在大多數國家中都找得到相互串聯的網絡(在某些區域,幾乎所有國家都參與這項串聯運動)。在二○○三年京都、二○○六年墨西哥市、以及二○○九年土耳其伊斯坦堡所召開的世界水資源論壇中,有愈來愈多的社運人士、環保人士和人權團體開始挑戰那些躲在暗處的企業權力掮客。在伊斯坦堡,人民團體們發表戴斯科托(Miguel d'Escoto Brockmann,第六十三屆聯合國大會主席)的一份公開信,信中批判世界水資源論壇的表裡不一:世界水資源論壇將自己偽裝成一場高峰會,並要求聯合國大會負責舉辦相關的會議活動,但實際上它卻是一場大型的交易秀。

    在近幾年,人民團體獲得多次的勝利。許多城市和大學都宣稱自己不再使用瓶裝水。許多城市政府也已經取回自來水系統的操控權。很多團體也一直在打擊水資源交易,有些團體甚至已經成功地讓政府承認土地和地下水乃是一種「公共信託」(public trust),它屬於當地全體人民、屬於整個生態體系、屬於未來,任何有關它的所有權以及獲利交易都應該被禁止。

    二○一○年七月,聯合國大會正式承認人類的飲水與公共衛生權利,這或許可以說是最大的一次勝利。在一百二十二個國家的贊成之下(四十一國棄權,沒有國家反對),世界各國共同宣示遵行這項承諾,從此之後,一段長遠的旅程就要展開,我們也將要逐步開始實行這個根本信諾:我們應該保障每一個人都能獲得生命中這項最基本的需求,沒有人應該為此而死。

    推薦序
    全球公民環境運動的一部範本
    ──文化評論家 南方朔

    「公民環境運動」乃是當代世界發展上最值得注意也最可讚揚的社會運動之一。加拿大作家,也是國際全球化論壇水資源委員會主席莫德.巴洛(Maude Barlow)所寫的這本《水資源戰爭:揭露跨國企業壟斷世界水資源的真實內幕》這部著作,可以說即是一部「公民環境運動」的里程碑著作。它以深刻的研究和動人的義憤,將當代水資源洞燭的危機,以及水資源被大型水公司剝削竊取做了有條理而又全面的探討。它說的都是我們不知道的,它喚醒了世人對水問題的良知。

    如果我們把世界分兩層,上層由有權有錢的強人、富人所組成,他們由於龔斷了制定規則之權,這種規則遂在人民的眼中成了「必然性」,大家都根據這種規則深信不疑地如法炮製。
    但事實上人們都知道,這種必然性的規則,都是片面而有瑕疵的,它所造成的缺點都由下層的人們所概括承受,當累積到某種臨界點時,下層民眾即會出現要求改變之聲。在這個意義上,大範圍的改變可說是都是下層所推動的,也正因此,近代遂有「由下所推動的歷史學派」(History from below)的出現,近代的大趨勢,諸如社區民主、生態環境、主權問題,幾乎沒有一項不是由下層所推動。這乃是公民運動之源起,特別是對生態環境問題,由於全球的金權與政治上層利益合一,它對人類生存環境的摧殘加速進行,它所形成的虛假必然性業已為人們察覺,開始由個別孤立的抗爭,逐漸在數量上增多,人們由這些事件的增多,已開始日益深化歸納,察覺到這些表面上孤立的事件,事實上都是被一組強勢的政商學為患的利潤邏輯所統一起來的,它從最表面的汙染自然環境,到過度剝削自然資源,到最後造成了整個地球生態及資源系統的超載,甚至到最後將是人類生存的價值都被摧毀的地步。正因全球公民環境運動在層次上已深化到如此程度,它遂能提升公民運動的境界與動能,在水資源問題上,可以說即是全球公民環境運動集大成的一支。

    因此,《水資源戰爭:揭露跨國企業壟斷世界水資源的真實內幕》這本集大成的著作,乃是部不宜輕率閱讀的著作。而要深刻去探究它的義理之生態經濟哲學之著作。眾所週知,自從美元本位以來,美國為了維繫它的全球經濟支配性,其實是透過許多經濟操作和說辭,將全球體系均納入它的可支配範圍,例如它透過債務輸出,意圖取得各後進國資源礦產所有權;它藉著形成各種租稅天堂,使美元得以跨國自由流動,不受各國主權之管轄;它透過掌控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及世界貿易組織等國際制訂規則之組織,俾形成一個有利於經濟強權的運作體系,所有這一切漸次層開的動作,終於在一九八九年透過世界銀行的經濟學家約翰.威廉斯(John Williams)制訂出了所謂的「華盛頓共識」,對於「華盛頓共識」,台灣的人並不注意,其實「華盛頓共識」乃是近代國際經濟領域一次重大的重要操作:

    一、英國的《金融時報》後來分析表示:「華盛頓共識」乃是國際貪婪的跨國金融體系。經過十多年的努力,讓阿根廷及印尼等國家金融因為管理錯誤及腐化而為之動盪,而利用了這種債務炸彈的危機,美國遂得以在第三世界推動新自由主義的經濟秩序。美國等大國得以順利的接管各國的經濟公部門及資源部門,跨國資本集團因而得以更深入控制住各國經濟的深入肌理。

    二、「華盛頓共識」透過國際貨幣基金、世界銀行及世界貿易組織,形成了一種以私有化為名,非法化了各國的主權,而使得跨國財團更能夠資本無國界的自由流動,在國際社會上套利套匯及從事金融狙擊,資本自由流動也使得各國在匯率利率等自主權蕩然無存,全球被迫走到今天這種超低利率的時代。全球後來的金融投機潮,其實都在「華盛頓共識」裡就已被埋下。

    三、在深入的義理層次,「華盛頓共識」侵吞掉了第三世界的國家主權,跨國集團可以毫無阻力的全球縱橫,而在經濟上,則是它把一切可以標價的事務全都商品化與價格化,跨國集團可以買賣森林、土地,以及水資源,資本邏輯已被推到了它最極端的形式,世界貿易組織甚至還一度倡議各國的教育權也可以變做商品而買賣,在全球化這種說辭最高峰的時候,這都被「全球一體化」這種漂亮的口號所包裝。但這種泛商品化的新自由主義意識型態,在遇到像水資源這種課題時,它竟是人類的福祉?或是生態災難更加惡化的開端,已的確是個必須關注的嚴肅課題。

    在本書裡,莫德.巴洛將水資源的問題做了全景式的觀照,作者指出水資源在資本邏輯的籠罩下,早已受到嚴重的剝削及破壞,包括河川湖泊的涸竭及汙染,地下含水層也遭到嚴重破壞,而藉著「華盛頓共識」新自由主義經濟學的深化,水的商品化其遺禍更大。在可見的將來,世界乾淨的水源將日益涸竭,廿一世紀某個時刻,人類可能會為了爭水而戰爭,就像廿世紀為爭石油而戰爭,作者在最後也主張全球應對投機資金得取「托賓稅」(Tobin Tax)用於水資源的保護與復原。

    《水資源戰爭:揭露跨國企業壟斷世界水資源的真實內幕》不只是本水資源的著作,當乃是當代公民環境運動的典範式著作,公民運動必須有視野、有價值關懷、有理論及研究,這乃是我讀了此書後最大的啟發。

    推薦序
    重新認識人跟水的關係
    ──公平貿易倡議者/生態綠創辦人 徐文彥

    走進便利商店,在視覺上最壯觀、最具有現代感,與傳統柑仔店有最大差異的莫過於是一整排冰冰涼涼、望而生津的飲料櫃。琳瑯滿目的各式飲料,有果汁、茶飲、汽水、瓶裝水,冰箱吊牌上標註各種搭配食物的折扣優惠,我想,這些優惠方案為許多上班族決定了他們三餐的飲食內容。此外,因珍珠奶茶而興起的各式飲料店,每日下午可以看到外送人員辛苦的拎著一大袋飲料送進辦公大樓,這項產業不僅林立在大街小巷,還揚名海外,儼然就是台灣美食的代名詞。

    國際知名的環保人士范達娜?席娃博士(Dr. Vandana Shiva)在「水源危機」(One Water)一片中說:「地球表面有七○%覆蓋著水,人體的重量也有七○%是水,這不是一種巧合,而是人與地球的關係」。所以說,我們這種在街角就可以買飲料補充水分的生活方式,是何其有幸,又何其不幸。幸運的是,不用像印度婦女一樣,頭頂著水壺走好幾哩的路打水喝,也不用像非洲人一樣冒著生命危險喝不乾淨的水;不幸的是,我們花了好多錢在補充身體的水分(瓶裝水是自來水的千倍價錢),當然,除了水之外,我們順便補充了很多的糖和添加物。

    本書引述可口可樂在二○○○年的年度報告:「我們正在重新定義人體補充水分的方式」。在此恭喜可口可樂,他們辦到了。一瓶二百五十毫升的可樂,需要用到五百毫升的水,甚至在非洲,瓶裝水的價格都比可樂還貴,他們的確改變了我們補充水分的方式。

    水,是上天賜給我們的無價且賴以為生的資源,可如今竟然有人喝不到、有人不屑喝、有人花很多錢喝。本書作者圍繞在一個核心議題在書寫:水是「需求」還是「權利」?

    本書提到一個案例,南美洲的玻利維亞因為爭取世界銀行(World Bank)一筆二千二百萬美元的貸款,被迫出售國營的自來水公司。跨國企業貝泰(Bechtel)接手後,水費上漲了數倍之多,玻利維亞的人均月收入只有一百美元,當時水費居然高達二十美元,終於在二○○三年爆發大規模的警民衝突,造成一名青年死亡。

    台灣為了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替工業產品增加出口競爭力,多間國營企業在服務業貿易總協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rade in Services)的要求下轉向民營,台灣自來水公司也在討論之列,我們要慶幸因為台灣的外債不多,不至於被強迫民營,所以民生用水的問題沒有變成玻利維亞的案例。

    抵抗住民營化的壓力,所以台灣的水費很便宜,也因此政府常常要我們節約用水,或者少喝瓶裝水來節能減碳,可是我們對於工業用水的需索無度卻毫無辦法。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後,原本的稻穀保價收購被迫轉休耕補貼以符合世界貿易組織的規範。休耕後的農業需水量減少,所以新設工業區的計劃都要染指農業用水,要求農田水利會移撥水權。近來引起很大爭議的「國光石化」就是如此,希望水利會每天調撥三萬噸的水來供應。這樣常態而非緊急的調撥計劃,意思是那些休耕的農地在政府的眼中不是休息,而是永遠安息。

    除了永久廢耕問題外,長期關注南台灣石化工業與農業衝突的「地球公民基金會」成員曾在二○○七年點出「工業喝好水、農業喝毒水」的問題。所以,台灣水資源問題,我們大概可以有些圖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大量的水源從農業部門撥到工業部門;工業部門汙染了民生用水與農耕用水,我們只好吃毒米、花錢買飲料喝;台灣糧食自給率降低,所以我們愈來愈依賴他國水源所種植的糧食。全世界的水資源,只有一%是可以使用的淡水,台灣沒有大湖泊,少了農田所涵養的地下水,我們稀少的水源就這樣流到科學園區或石化工業,變成工業製品外銷海外,排出來的毒水流到沒有加蓋的台灣海峽。慶幸的是,台灣四周都是海,不會有鄰國來抗議。

    去年公平貿易影展放映「水資源大作戰」(Blue Gold)這部片子時,得到許多觀眾的迴響,原來水資源的問題不是只有節約用水、少喝瓶裝水,而是關乎人權、貧窮、國家安全、不公平貿易、國營企業民營化等重要議題。這部好看的紀錄片是改編自全球暢銷書,如今終於有出版社將原著引進華文市場,讓台灣的讀者有機會深刻了解「水」,這關乎人類與所有物種的生存危機。

    導讀
    從水資源戰爭看台灣水資源危機
    ──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系教授 李鴻源



















    第四章 任何東西都可以作為商品出售

    全球化經濟如何導致世界水資源危機


    如果說水是生命不可缺少的物質,那麼它究竟應該被視為是基本「需求」,還是基本「權利」?二○○○年三月在海牙舉行的「世界水資源論壇」上,五千七百多位與會者對此進行激烈辯論。從論壇的名稱來看,可能會以為這是一個由聯合國組織舉行的保護水源會議。不過完全相反,這是一個由商業遊說團體「全球自來水公司公會」(Global Water Partnership)、世界銀行,以及世界著名的水利產業巨頭們發起的會議,會議討論的重點是如何在全球的水利產業中牟利。

    儘管聯合國官員也有參與這個論壇,同時也組織一百四十多個國家的部長級會議作為論壇的一部分,但他們在這裡顯然不是主角,真正的主角是那些大型企業,它們自稱能在這場世界水資源危機中扮演救世主的角色。這些企業包括產業巨頭斐凡迪和蘇伊士集團,還有食品加工業中著名的雀巢公司(Nestle)和聯合利華公司(Unilever)等瓶裝水生產商。

    究竟水是「需求」還是「權利」的辯論當然不只是簡單的語意學問題,辯論的核心問題是誰有責任確保人類享有淡水──這個生命之泉?是市場還是國家?是大型企業還是政府?若不是一些小型社團在場,這場辯論很可能根本不會發生。在「藍色星球計畫」這面旗幟下,來自已開發國家和開發中國家的環保、勞工、公共利益組織的代表們堅持水應該是基本人權之一。

    但是論壇的發起團體持有相反的觀點。他們希望將水定義為「需求」,這樣民營企業便可以有權利在市場上賣水謀利。另一方面,如果水被定義為「人權」,那政府就有責任保證人人都有用水權利,企業就不可能從中獲利了。最後,各國政府的代表還是讓步了,在部長級會議最後簽署的公報中,水被定義為「需求」,而且根本不去提水是普遍的「權利」。

    在世界水資源論壇上發生的這一幕等於宣稱水再也不是公共資源了,這是對二十世紀人類追求民主的打擊。畢竟現在已經是聯合國通過「世界人權宣言」,並訂出「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和「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時代了啊!這些是過去二百年來人類為了民主而奮鬥最輝煌的成果之一,然而,在二十一世紀初,世界上最有權勢的經濟和政治菁英們已經不承認水是人類的「權利」了。既然水被定義為「需求」,那麼按照市場經濟的供需法則,一個人能否得到水,就只取決於是否有足夠能力購買了。

    為了理解這一切,我們必須剖析全球化經濟正如何影響人類的生活、社會和國家。畢竟這個面臨水資源危機的世界是由於跨國企業操縱全球經濟造成。在這個全球化經濟的時代,政府已經大大放棄維護公益的責任,而且對企業利益的重視凌駕對公益的重視。只有了解全球化經濟背後的推動力,才能真正了解目前這場世界水資源危機,才能找出解決的方法。

    全球化經濟

    當前主要的經濟發展模式是全球化經濟,因此不可避免地出現由企業和金融市場制定經濟規則的全球經濟一體化趨勢。對冷戰後握有權勢的人來說,他們最有興趣的不是推動民主或生態保護,而是經濟自由。結果是造成整個世界有史以來的大轉變。這場大轉變的核心對人類生活在各方面進行全方位的攻擊。在全球化的經濟市場中,任何東西都可以作為商品出售。即使過去認為維持生命中不可侵犯的部份,例如健康和受教權、文化與傳統、遺傳密碼與基因,甚至連包括空氣與水在內的自然資源,現在都可能被當做商品。

    其實全球化經濟的根源可以追溯到五百年前,當時歐洲各國的皇帝為了爭奪亞洲、非洲和美洲的自然資源,例如金、銀、銅以及木材的控制權,展開激烈競爭。那時,諸如哈德遜灣公司(Hudson's Bay Company)和東印度公司這樣的輪船業巨頭可以算是跨國企業的祖先,這些擁有特許營業執照的跨國企業,根本的使命就是搜刮世界各地的資源,來為各自的君王追求商業利益。在以後幾個世紀裡,隨著新技術出現,經濟發展對資源的需求不斷改變,但這種全球化經濟的基本模式並沒有太大變化。

    現在,特別是在柏林圍牆倒塌之後,這種全球化經濟的模式正在加速發展。在此之前,以及二十世紀大部分的時間裡,世界經濟可以分為兩個互相競爭的模式,即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至少從象徵性的意義上來講,柏林圍牆的倒塌和冷戰結束宣告了資本主義的勝利,以及兩極經濟時代的結束,從此資本主義在世界經濟中占了統治地位。作為全球資本主義的主要工具,跨國企業以極快的速度開闢新市場,並往世界各角落推進。

    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迅速成為工業化超級大國。因為產量過剩,所以美國積極開拓海外市場,並向全世界輸出自由市場制度和價值觀。這個意識形態在之後的數十年裡逐漸成形,並在一九九○年由一個位於華盛頓的保守派智囊團:國際經濟研究所(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約翰?威廉森(John Williamson)命名為「華盛頓共識」。這個所謂「共識」的特徵是排除政府對貿易、投資及金融體系的干涉,而這也成為世界新秩序的基礎理念。按照這個理念,必須讓資本、商品及服務業在世界各地自由流動,而不受政府的干涉和限制。這個理念的核心認為資本利益高於公民的權利,因為這個理由,華盛頓共識有時也被稱為「民主延遲」,因為它不承認「人的民主權利高於一切」的原則,而這個原則正是「世界人權宣言」及其附屬國際協定的核心。

    這個經濟自由化的理念是建立三邊委員會(Trilateral Commission)鼓吹的幾條原則上。三邊委員會成立於七○年代初期,彙集三百二十五名來自各國的經濟和政治菁英,包括一些企業和銀行的執行長、已開發國家的總統和總理、政府高級官員、擁有類似想法的學者以及媒體人。在他們公布的一份主要報告《民主危機》(The Crisis of Democracy)中,他們認為當前根本的政治問題與政府治理模式有關,在現在的制度下,已經出現過度民主的現象。

    這些菁英們發展一個重建全球經濟的藍圖,並創立它們的監理機構:包括在二戰後布列敦森林會議(Bretton Woods Conference)決定在一九四四年成立的國際貨幣基金和世界銀行、一九四七年成立的關貿總協定與隨後一九九五年取而代之的世界貿易組織。菁英們一再強調,為了建立一個無邊界的世界,必須大規模地降低關稅和非關稅的貿易障礙,尤其是紡織品、服裝、鞋、電器產品、鋼鐵、輪船以及化工產品貿易的障礙。當時第三世界國家正面臨日益沉重的債務壓力,菁英們趁機建議國際貨幣基金和世界銀行實施「結構調整計畫」(Structural Adjustment Programs),要求它們大幅改變經濟和社會政策,以符合全球自由市場的規則。

    在全球經濟重整的議題上,這些菁英們的確加速全球化經濟的發展,尤其在二十世紀最後十年。他們完全繞過聯合國,將自己視為建立世界新秩序理念的當然領導人。後果造成一個由新興全球貴族主導的世界經濟,不但造成人類的苦難,還逐步摧毀自然。









    編/譯者:張岳
    語言:中文繁體
    規格:平裝
    分級:普級
    開數:25開15*21cm
    頁數:384

    出版地:台灣













    商品訊息簡述:








    • 作者:莫德.巴洛,東尼.克拉克

      追蹤







    • 譯者:張岳








    • 出版社:高寶

      出版社追蹤

      功能說明





    • 出版日:2011/3/30








    • ISBN:9789861855615




    • 語言:中文繁體




    • 適讀年齡:全齡適讀








    17life折價券水資源戰爭:揭露跨國企業壟斷世界水資源的真實內幕





文章標籤

cliftopx8cpd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